从一起食品安全事故纠纷看律师解决法律问题的途径
 
发布时间:2018-06-22 浏览次数:

食品卫生安全是保障人类和公共卫生的重要课题。食品安全,指食品无毒、无害,符合应当有的营养要求,对人体健康不造成任何急性、亚急性或者慢性危害。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加强对食品安全的监控已成为政府和社会关注的重大问题。

一、突发事件,问题的提出。

20178月16日晚10时许,段某、段妻及其父、其女一家四人,在位于某市“某记特色手工饸饹铺”吃饭,点了四个凉菜,每人吃了饸烙条,在次日凌晨均产生不同程度的腹痛、腹泻、恶心、呕吐,四人先后去医院治疗,其父经抢救无效于2017年8月17日下午四时许死亡,其他人脱离危险,经6-9天治疗后出院。事发时拨打110电话报警。卫区食监局、疾控中心到某记饸饹铺调查采集了食品样品。段某将其父之遗体存放于医院。同年8月底,董志厚律师、郭振雷律师接受当事人的委托,向卫滨区人民法院提起民事侵权之诉。12月底开庭审理后,法院因无法查清该起食品安全事故的因果关系,动员当事人先行撤诉。

解决因果关系问题,成为段某维权的难点。首先,2017年8月17日段某住院治疗时,没有收集排泄物、呕吐物等并进行细菌培养检测;其次,其父死亡后,因为公安分局、食监局、卫生局等单位推诿扯皮,没有及时解剖尸体,弄清原因,错过了最佳的解剖时机,目前通过尸检了解事故真相困难重重。第三,没有收集到某记饸饹铺存在过错的任何证据,适用无过错责任尚有疑虑。因此,鉴于因果关系无法查清,解决段某的纠纷失去了方向,法律途径陷入“黑洞”,前途晦暗不明。

二、寻找出路,艰难的探索。

在这起法律纠纷中,关联方有受害人、侵权人、行政部门,当受害人与侵权人之间陷入僵局的时候,行政部门无疑成为探路石。从案件发生时,受害人就向110报警,卫区食监局、卫生局、公安分局都到场处理,其结果不了了之。那么,选择卫滨区食监局、卫生局、公安分局哪一个提起诉讼呢?公安分局给出了一个没有接到卫区食监局通知无法立案的证明,卫生局及其疾控中心偏重于预防流行性疾病,而卫区食监局是正主,具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征求家属意见后,我们及时提起了关于卫区政府、卫区食监局“行政不作为”的行政诉讼,借以达到投石问路的效果。

下面是诉讼的主要事实与理由:“该群体性食物中毒发生后,我们多次找公安分局,该局给我们出具证明,证明卫区食监局尚未作出调查处理结果,刑事上无法立案。我们又多次找卫区食监局,要求其作出事件调查处理结果。但是,该局迟迟不作为,既不对采集的食物样品进行检验,也不对受害人段父的死亡原因作司法鉴定。无奈,为尽快解决问题,我们只有把某记饸烙铺起诉到法院。可是,因为作为具有行政调查职能的部门卫区药监局没有作出调查结论,法院动员我们先行撤诉,待调查结论作出后,再另行起诉。我们撤诉后,仍找卫区食监局要求作出调查结论,并委托律师给该局送达了法律意见书,但是该局仍然不作为,反而答复让我们自己找检验单位作尸体解剖,而司法鉴定部门根本就不接受个人委托鉴定。卫区食监局这种不履行法定义务、不作为、草菅人命的行为已经构成了违法。”

三、柳暗花明,闪现的星光。

20183月28日,卫辉市人民法院审理了段某三人起诉卫区政府、卫区食监局“行政不作为”案件。其间困难重重,实在不足为外人所道,目前法院没有判决。我们的收获是卫区食监局提交了2017年8月17日给予某记特色手工饸饹铺的《当场行政处罚决定书》:“因经营凉菜、无进货记录、消毒记录、消毒柜未使用,违反了《食品安全法》第33条第一款第(五)项、第53条第一款、第二款规定,依据《食品安全法》第126条第一款第(三)、(五)项,给予行政处罚:警告。”那么,某记特色手工饸饹铺的过错十分明显,这个证据对我们处理侵权问题非常有利。那么,法律方面又成为了“短板”。

笔者多年来相信勤能补拙,牢记一个格言:“笨鸟先飞早入林”,以至于形成了一个习惯:“凡是没有解决的问题会一直在脑海中盘旋,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出现灵光一闪,恍然大悟”。侵权案件中“因果关系问题”一直使我纠结。后来我看到《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食品药品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五条:“消费者举证证明所购买食品、药品的事实以及所购食品、药品不符合合同的约定,主张食品、药品的生产者、销售者承担违约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消费者举证证明因食用食品或者使用药品受到损害,初步证明损害与食用食品或者使用药品存在因果关系,并请求食品、药品的生产者、销售者承担侵权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但食品、药品的生产者、销售者能证明损害不是因产品不符合质量标准造成的除外。”也就是说,消费者是“初步证明损害与食用食品或者使用药品存在因果关系”就可以了,然后证明责任倒置,由对方“证明损害不是因产品不符合质量标准造成的”。为此,我专门购买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食品药品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理解与适用,深入研究该条款,从而形成了内心确信。经与受害人沟通,近期将再次提起某记特色手工饸饹铺的侵权之诉。

四、艰难维权,漫漫的长途。

虽然初步解决了法律与证据的困境,但是距离受害人维护权益的目标还有相当长的距离。因食品安全事故而死亡的段父还孤零零地躺在医院太平间冰冷的冰柜里,受害人家属人曾多次向有关政府部门、省委巡视组反映,皆无回应。作为律师,我们只能引导受害人按照法律的途径解决问题,但是律师不是救世主,法律不是万能的,维权的路还有很长很长。我真的担心受害人的心理承受能力:如果法律的途径被截断了,受害人会不会铤而走险,突破公权的藩篱,以私权救济自身,那么,敢问打官司的“秋菊”的路又在何方?

行文至此,自有一种凄凉之感,苏轼的诗词顿现眼前,以此结尾吧:“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纸短情长,使人惆怅,律师应以自醒,当戒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