铅衣背后的“至精至诚”——记我校1988级校友、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天坛医院神经介入科主任医师穆士卿
发布时间:2018-01-22

(文/原秀秀) 

   人物名片  穆士卿,男,博士,1993年毕业于新乡医学院,现就职于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天坛医院,任神经介入科主任医师,副教授;师从北京神经外科学院副院长,北京天坛医院神经介入科主任吴中学教授。主要从事神经系统血管性疾病的介入治疗。依托国家、北京市自然科学基金等项目进行了脑动脉瘤的基础研究,在颅内动脉瘤的血流动力学研究方面取得了一定的成绩,对颅内动脉瘤的发生、发展及预防提出了自己的见解,在国内外杂志上发表文章十余篇。

 


  30年前,他是一名初入大学校门的青涩少年。“医路”无悔,寒窗苦读,从新乡医学院到西安交通大学再至首都医科大学,从本科到硕士研究生再至博士研究生,学医从医之路历经坎坷,他却始终坚定执着。
  经过历练摔打,他成为了科室的青年医师骨干。从起初的脑血管造影到现在从容处理各种脑血管病,他一路挥洒汗水,勤勉敬业,利用各种机会勤奋学习,不断提高自己。
  如今,他是北京天坛医院神经外科中心神经介入科的“技术担当”,从支架置入到复杂动脉瘤及血管畸形治疗,术前严格评估,术中一丝不苟。他在工作岗位上苦练钻研,一次次挑战自己,一身铅衣书写职业生涯的“至精至诚”,无愧于大医仁心。
  他是我校1988级校友穆士卿。周末外出会诊、上午四台手术,正午烈日下他匆匆赶至约定的地点,才让记者得以领略一位“精诚”医生的精彩故事。

  缘结新医:“先结婚,后恋爱”

  谈及当时为什么学医,穆士卿不禁笑了起来:“说来啊,我和医学专业还是‘先结婚后恋爱’呢!之前并没与想到要学医。”1988年高考,穆士卿成绩高出重点线50余分,由于当时是先估分后填报志愿,他就这样被“命运牵着手”来到了新乡医学院。
  简单又充实的校园生活很快便让穆士卿融入新医,无论是深夜苦读的点点灯光,还是早晨楼顶的朗朗书声;无论是实验课上的严谨操作,还是课后返宿的匆匆步伐,点点滴滴都是那些年最珍贵的大学时光。“我们当时的医疗系8个班360人,都是同龄人,大家很快就打成一片,一起上课,一起做实验,一起练习操作,一起准备考试……”学医之路注定是酸甜苦辣五味俱全,而只有经历过的人才能深刻体会到其中所蕴含的快乐与喜悦。
  “虽然新医并非第一志愿,但是逐渐在医学的博大精深中找到了乐趣所在,也就坚持下来了。”穆老师对于“命运的选择”与学医之路的艰辛有着自己的理解。找到了乐趣,再难做的事也是一种愉悦的体验。
  无论是学习还是见习,穆士卿秉持专注与热爱的态度对待每一件事。在医院见习的学生最头疼的事情莫过于一遍又一遍修改病历,但穆士卿从不敷衍。在焦作市第二人民医院内分泌科实习时,他的一份病历按照老师的要求,一改再改,20多遍,直到老师挑不出任何问题。“老师的一个点头,就是对我最大的肯定……直到现在,我书写的病历拿出来还常常被评为全院的优秀病例。”没有抱怨,没有气馁,他就是凭着那股子韧劲儿、那份对于医学之“精湛”的追求在学医之路上坚持下来。
  毕业后,穆士卿顺利来到安钢职工总医院,“新医的毕业生专业知识扎实、临床技能熟练,特别受欢迎,待遇也很好。”他缘结新医,从这里出发,在追逐“至精至诚”的医学道路上奋勇前进。

  医路转折:选定神经外科之路不放松

  为了在学术上有更高的造诣,穆士卿毅然放弃安钢职工总医院的稳定条件,选择攻读硕士研究生。美国国家科学院提出,21世纪将是神经科学的世纪,谁抢占了这个制高点,谁就能真正把握科学的方舟。穆士卿深以为然,坚定选择了神经外科专业:“既然读,就要读个最复杂的具有挑战性的专业”。
  说起考研究生,穆老师不由得笑起来:“我考了三年呢!”由于提前没有和西安交通大学的导师沟通,他虽然两年专业科成绩都过线,但两年都被调剂到其他专业。终于在第三年,穆士卿以第一名的成绩被西安交通大学医学部录取,成为一名神经外科学研究生。
  硕士研究生毕业后,他就职于南京大学第二附属医院神经外科。“我想在这条道路上走得再远一些……”2005年,作为当年唯一过线的学生,穆士卿顺利考上了首都医科大学神经外科学的博士,来到了中国神经外科领头人吴中学教授的团队。师从吴中学教授,他深入学习神经介入学科相关知识和临床操作。后任职于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天坛医院神经外科中心神经介入科,这一干就是二十多年。
  穆士卿坦言,介入是个苦差事,不仅是个细致活,同时也是个体力活。一般人穿上二三十斤重的铅衣不出十分钟必定汗流浃背,气喘嘘嘘。我们介入医生身上穿着最笨重的铅衣,手上干着最细致的活,并且常常一站就是十来个小时,有时还需在各个手术室之间来回奔波。
  自2009年穆士卿开始独立手术,便再不曾脱下这身铅衣。每年,他参与诊治并手术的蛛网膜下腔出血及脑出血、脑动脉瘤(血管瘤) 、脑血管畸形(动静脉畸形) 、硬脑膜动静脉瘘(DAVF) 、颈动脉海绵窦瘘(CCF) 、脊髓血管畸形等神经系统血管的病人数百位。对于神经外科手术来说,除需先进的科学技术,更需要依靠医者精湛的手术技艺。显微镜下,再细微的动作都被无限放大,稍有不慎,轻则半身不遂,重则危及生命,这是任何科学技术都弥补不了的。穆士卿行医二十余载,操纵介入器材明辨毫厘,从未出过差错。
  在治疗海绵窦区硬脑膜动静脉瘘方面,穆士卿所在团队创新治疗方法——Onyx胶联合弹簧圈拴塞术治疗方式。相比于经典的经静脉入路弹簧圈栓塞术,新方法不仅在治疗时间、治疗费用、并发症等方面均低于原来的方法,且临床治疗效果也更胜一筹。
  在穆士卿看来,临床与科研并行,才能更好更快推动医学技术的发展。节假日其他人外出游玩,他却一头扎进图书馆,咀嚼着那些艰涩而单调的专业书籍。依托国家、北京市自然科学基金等项目进行脑动脉瘤的基础研究,在颅内动脉瘤的血流动力学研究方面取得了一定的成绩,近年来有十余篇文章在国内外杂志上发表。
  手术历时数小时常常到深夜,实验成百上千次或许结果并不如人意,然而再高难度的手术、再复杂繁琐的实验,也未曾让他有过放弃的念头。选定神经外科这条路,他坚守医路之行的“至精至诚”。

  医者箴言:要做“精诚”的大医生

  医者,仁术也。医生,锤炼的是“精”的医术,修养的是“诚”的仁心。自踏入新医校园开始,穆士卿便是一路追求“至精至诚”。
  作为一名医生,医院就是提升自我的平台。从安钢职工总医院到南京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再至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天坛医院,穆士卿植根于一个又一个新平台,不断从更多的病例中汲取丰富营养,转化为自身提升的力量,实现一次又一次自我突破。而一名医生的成长不应只是医术的锤炼,更重要的是仁心的修养。“有时去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如果说医术能够拯救一个人的身体,那么仁心则可以拯救一个人的灵魂。
  “你们一定要做“精”“诚”的大医生!”穆士卿真诚地希望学弟学妹们能够好好利用在新医的求学时光,利用便利的学习条件,学好理论知识,打好坚实基础,将来走上工作岗位后,能够虚心求教,钻研业务,终身学习,努力做一名“精”“诚”的大医生、名医生,不辜负母校的培养和期望。
  在漫漫行医路上,穆士卿正是将医术和仁心化为一对有力的翅膀,飞过坎坷,飞过荆棘,飞向更加广阔的天地,实现自己的初心。当他回头看这条充满艰辛与硕果的道路时,只有欣喜没有后悔。“要做,就做‘至精至诚’的大医生!”


  校友寄语 “干一行爱一行,干一行专一行,行行出状元。”虽然学医注定是个“苦差事”,但是既然踏入医学院,成为一名医学生,便要对得起肩上的责任,学会发现医学的乐趣,真正爱上她。不同的岗位,有不同的业务,而作为一名医生,手里掌握的是生命。只有专一,医生才能真正为病人缓解痛苦,驱除疾病。无论选择什么方向,只要你临床技能扎实、科研水平高、工作态度端正,都能成为专业领域的佼佼者。 

 

(编辑 王欢)

 

 

 

 

 
五分时时彩